首頁(yè)>檢索頁(yè)>當前

黃會(huì )林:人生大河 寬闊浩蕩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5-21 作者:通訊員 羅軍 來(lái)源:中國教育報

5月4日,北京國際電影節·第31屆大學(xué)生電影節“青春之夜”圓滿(mǎn)落幕。創(chuàng )辦于1993年的大學(xué)生電影節,是中國歷史最悠久、輻射范圍最大的青年電影節展。在頒獎嘉賓中,一位頭發(fā)花白、精神矍鑠的學(xué)者引人矚目,她叫黃會(huì )林,是北京師范大學(xué)資深教授、中國文化國際傳播研究院院長(cháng),也是電影節的創(chuàng )辦人。此前3月,黃會(huì )林榮獲“全國三八紅旗手標兵”稱(chēng)號,并入選2024年“最美巾幗奮斗者”。

她曾參加抗美援朝,榮獲過(guò)軍功章;從教60余年,育人無(wú)數;領(lǐng)軍開(kāi)創(chuàng )北師大戲劇與影視學(xué)學(xué)科,是中國高校第一位電影學(xué)博士生導師;創(chuàng )辦北國劇社、“大學(xué)生電影節”;創(chuàng )立“看中國·外國青年影像計劃”等一系列文化品牌……黃會(huì )林躬耕教壇一甲子,成就了自己的傳奇。

“回望過(guò)去,教書(shū)育人已融入血液;展望未來(lái),我還會(huì )在這條充滿(mǎn)探索、關(guān)懷、奉獻的教學(xué)之路上繼續前行,盡心竭力,奉獻終生?!秉S會(huì )林說(shuō)。    

    戰場(chǎng)上的鏗鏘玫瑰

黃會(huì )林,本名黃慧麟。她曾用四個(gè)字形容自己的幼年,“顛沛流離”——在天津生,在上海長(cháng),在蘇州上學(xué),又輾轉于天津、北平、上海、蘇州等地。

1948年,在蘇州的振華女中讀初一時(shí),黃會(huì )林結識了對她“一幫一”的高一學(xué)姐、地下黨員葉梅娟。梅娟學(xué)姐傳幫帶,成了黃會(huì )林共產(chǎn)主義信念的啟蒙者。上海解放時(shí),黃會(huì )林帶領(lǐng)秧歌隊載歌載舞,迎接解放軍進(jìn)入上海,盡情抒發(fā)著(zhù)對新中國的向往。

1950年,黃會(huì )林隨父遷到北平,轉學(xué)到北京師范大學(xué)附屬中學(xué)。東北亞風(fēng)云突變,朝鮮戰爭爆發(fā),舉國上下同仇敵愾、群情激昂,黃會(huì )林積極報名,光榮參軍,編入高炮兵某部。

部隊開(kāi)赴朝鮮前夕,指導員對她說(shuō):“你的名字太難寫(xiě)了,能不能把‘慧麟’改成‘會(huì )林’?”

“好!”

黃會(huì )林想,指導員提醒得好。同志們少一分精力寫(xiě)我名字,就多一分力氣去打敵人。別說(shuō)一個(gè)名字,縱然付出生命,也義不容辭。因此,她天真而爽快地答應了。稚氣中,充滿(mǎn)了對組織的信任和奉獻。

于是,革命隊伍里一項看似尋常、指導員提高效率的簡(jiǎn)化行動(dòng),將那個(gè)金枝玉葉又飽受顛沛流離的“慧麟”徹底留給了舊時(shí)代,一個(gè)嶄新的“會(huì )林”懷揣熱血、奔赴保家衛國的戰場(chǎng)。

初到戰場(chǎng),聯(lián)合國軍巨大的空中優(yōu)勢震動(dòng)了黃會(huì )林。敵機總是大搖大擺地低空飛行,地面的黃會(huì )林和戰友們都能看見(jiàn)飛行員囂張的面孔。什么叫“落后要挨打”?這是刻骨的體會(huì )。

戰火紛飛中,經(jīng)歷了許多生與死、血與火的考驗,其中一次嚴酷的考驗來(lái)自清川江大橋保衛戰。戰斗持續了七天七夜,上千架次敵機晝夜出動(dòng),黃會(huì )林和戰友扛著(zhù)炮彈箱往陣地送炮彈的途中,遭遇強大火力的掃射和轟炸,在生死邊緣走了幾遭。僅黃會(huì )林所在的512團,就有百余位戰士戰死沙場(chǎng),埋骨他鄉,而她卻在命運的眷顧下幸存。

“我一生百折不撓地努力,是因為戰爭的經(jīng)歷在我的生命中積淀了一種使命?!睉饒?chǎng)洗禮在黃會(huì )林身上打下諸多烙印,淬煉了她的信念,形成了她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,養成了她篤定、執著(zhù)、不惜力的行事風(fēng)格。

1954年,帶著(zhù)中國人民志愿軍功臣稱(chēng)號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銀質(zhì)軍功章,黃會(huì )林進(jìn)入北京師范大學(xué)附屬工農速成中學(xué)學(xué)習。1955年被保送至北京師范大學(xué)中文系,1958年提前留校從教,從此正式踏上了三尺講臺。

當時(shí)的中文系領(lǐng)導說(shuō):“你喜歡古典文學(xué),可是古典文學(xué)不缺人。去中國現代文學(xué)教研室,可以嗎?”

黃會(huì )林回答:“好!”

這是她對組織說(shuō)出的第二個(gè)“好”,略有遺憾,但義無(wú)反顧。自此,開(kāi)啟了她66年的杏壇生涯。

    臨近退休再創(chuàng )業(yè)

無(wú)論是主講的專(zhuān)業(yè)課程備受學(xué)生追捧,還是與愛(ài)人、作家紹武一起創(chuàng )辦的“北國劇社”大放異彩,抑或研究夏衍成果豐碩,黃會(huì )林在工作中始終保持著(zhù)旺盛的熱情。

1992年,北京師范大學(xué)計劃創(chuàng )建全國第一個(gè)綜合性大學(xué)的影視學(xué)科,但經(jīng)驗匱乏,面臨重重困難。當時(shí)的校長(cháng)找到黃會(huì )林:“你去藝術(shù)系當系主任,第一,負責把影視學(xué)科創(chuàng )建起來(lái),第二,把原來(lái)的藝術(shù)學(xué)科恢復起來(lái)?!?/P>

那一年,黃會(huì )林58歲,還差兩年退休。黃會(huì )林人生中第三次向組織回答:“好!”經(jīng)歷過(guò)人生洪流的滌蕩,她知道,這個(gè)“好”意味著(zhù)什么。

“我就這樣跑了7年,從北師大到輔仁大學(xué),天天這么跑?!秉S會(huì )林后來(lái)每每回憶這段時(shí)光,都感到艱難。然而,“跑”只是這份艱難中的一點(diǎn)點(diǎn)。

正是在這艱難中,一個(gè)嶄新的藝術(shù)系穩步起飛。1993年,北師大獲批設立全國綜合性大學(xué)第一個(gè)“影視藝術(shù)與技術(shù)”碩士學(xué)位授權點(diǎn),1994年招收首屆影視教育專(zhuān)業(yè)本科生,1995年獲批全國高校第一個(gè)影視學(xué)博士學(xué)位授權點(diǎn),被稱(chēng)為“三年三大步”,之后獲批設立藝術(shù)學(xué)博士后流動(dòng)站。

北師大藝術(shù)學(xué)科的平穩發(fā)展,還得益于田家炳藝術(shù)樓的建設。而藝術(shù)樓得以興建,源自香港企業(yè)家、慈善家田家炳先生與黃會(huì )林的三次見(jiàn)面。

此前,田家炳先生的捐贈有兩個(gè)原則,只支援貧困地區,只資助建教育樓。黃會(huì )林回憶,為了說(shuō)服田先生為北師大建藝術(shù)樓,她親自前往田先生香港家中。

“首都是富庶之地,我不考慮?!碧锛冶壬饛偷?。

黃會(huì )林當場(chǎng)請求跟他討論:“沒(méi)有藝術(shù),教育不完整啊,藝術(shù)是教育中重要的一環(huán)?!彼?tīng)了,沒(méi)有反駁。

第一次見(jiàn)面結束,田家炳沒(méi)有表示說(shuō)可以,也沒(méi)有堅決反對。又過(guò)了一段時(shí)間,他向北師大發(fā)來(lái)邀請函,參加在他老家舉辦的慶?;顒?dòng)。黃會(huì )林應邀前往。

第三次見(jiàn)面,是田家炳正式來(lái)北師大考察。他來(lái)到藝術(shù)系唯一一間辦公室,看到四面透風(fēng)漏雨的景象,提出想拍張照,他說(shuō):“我把照片給他們,看看首都百年老校多么簡(jiǎn)陋……”

當晚,藝術(shù)系師生給田家炳準備了一個(gè)小晚會(huì )。由于丹作詞,聲樂(lè )教授牛秋作曲,寫(xiě)了一首歌——《夢(mèng)想的田莊》,表明師生做夢(mèng)都渴望有一個(gè)自己的家園。歌聲飄蕩處,田先生已然熱淚盈眶。他終于下決心,把北師大藝術(shù)樓列入資助范圍。

從1998年田家炳基金會(huì )確定捐資,到各種配套資金到位、多輪設計、開(kāi)工,再到2001年竣工,黃會(huì )林全身心撲在藝術(shù)樓的修建上。她還經(jīng)常和老伴兒一起戴著(zhù)安全帽在工地跑上跑下。

當時(shí),黃會(huì )林心中有兩個(gè)標準:一是要讓大樓保證學(xué)科發(fā)展20年不落后,二是每一分錢(qián)都要對得起死去的烈士。

2001年,田家炳藝術(shù)樓建成,總造價(jià)3700萬(wàn)元,在同時(shí)期教學(xué)樓建設中屬于成本極低的樣板。時(shí)至今日,大樓質(zhì)量依然十分穩定,各種功能運轉如初。

    讓世界了解真實(shí)的中國

進(jìn)入21世紀,在全球化浪潮下,以歐美文化為代表的外來(lái)文化大量涌入,這讓當時(shí)已是78歲高齡的黃會(huì )林憂(yōu)心忡忡。

“影視的語(yǔ)言是國際化的,影視的語(yǔ)法卻是民族化的?!弊鳛橹袊咝5谝晃浑娪皩W(xué)博士生導師,黃會(huì )林始終站位國家高度,以促進(jìn)中外文化交流、推動(dòng)中國文化國際傳播為理念,提出“第三極文化”,于2010年創(chuàng )建中國文化國際傳播研究院。

“我們應該具有文化自覺(jué)與文化自信,重視自身文化中的精華部分,加強在國際社會(huì )的話(huà)語(yǔ)權,讓世界了解真實(shí)的中國?!边@次,沒(méi)有組織呼喚,也沒(méi)有領(lǐng)導談話(huà),黃會(huì )林以畢生積累站在了時(shí)代的潮頭,要為中國文化“立起來(lái)、走出去”傾盡余生。

“看中國·外國青年影像計劃”是黃會(huì )林2011年創(chuàng )辦的針對外國青年導演進(jìn)行跨國影視教育的文化體驗項目。

2017年7月,來(lái)自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(xué)影視系的師生一行7人,前往河南省新鄉市輝縣參加“看中國”,在郭亮村緊張地拍攝掛壁公路的故事。當83歲高齡的黃會(huì )林精神矍鑠地出現在他們面前時(shí),他們大為震驚和佩服。

黃會(huì )林跟學(xué)生們一起,站在懸崖峭壁之旁,邊聽(tīng)取他們的構想,邊指導和鼓勵他們,還給他們介紹了紅旗渠的故事。

截至2023年,研究院已組織來(lái)自美國、加拿大、英國、法國、意大利等102個(gè)國家的1009名青年,出色完成985部短片,共獲近190項國際獎,出版系列書(shū)籍《民心相通:“一帶一路”看中國·外國青年影像計劃》《民心相通:“金磚國家”看中國·外國青年影像計劃》《印象改革開(kāi)放:看中國·外國青年影像計劃》等14種圖書(shū),舉辦金目獎10屆。

從繁華的北上廣到古樸的陜甘寧,從黑土白云的東三省到多姿多彩的云貴川,90歲高齡的黃會(huì )林親力親為,始終奉獻在教育和文化傳播事業(yè)第一線(xiàn)。她收集、對接當地優(yōu)秀文化資源和當代故事,為中外師生提供富有時(shí)代氣息、獨具本土特色的鮮活教學(xué)素材,向世界展示中國文化的多元性、豐富性和現代性。

    學(xué)做人,學(xué)藝術(shù)

耄耋之年的黃會(huì )林,仍然精力充沛,充滿(mǎn)創(chuàng )造力。80歲那年,黃會(huì )林將多年講授的“中國文化與傳統美學(xué)”課程進(jìn)一步提升為各藝術(shù)專(zhuān)業(yè)的博士生必修課,希望學(xué)生對中國文化與傳統美學(xué)進(jìn)行成體系、成系統的學(xué)習。除自己親授主體內容外,她還組織全國乃至世界的權威專(zhuān)家一同授課,內容涵蓋易、儒、釋、道、唐詩(shī)、宋詞、宋明理學(xué)、古代戲曲等。

她為這門(mén)課立下規矩:上課內容回歸文化原典;每節課設有提問(wèn)交流環(huán)節;每位老師出題目給學(xué)生留作業(yè),并親自批改,給出得分與評語(yǔ);學(xué)生須用手書(shū)完成作業(yè);每課督導檢查并記錄學(xué)生作業(yè)和老師批閱內容。

如今課程已經(jīng)延續10年,期末學(xué)生平均評分每每接近100分。有學(xué)生在匿名評價(jià)表中寫(xiě)道:“這門(mén)課,為探尋真理找到了方法,增強了自身從事文藝研究的責任感與自信?!?/P>

從教60余年,黃會(huì )林堅持“嚴是愛(ài),松是害”的教育理念,期待每名學(xué)生“超過(guò)我”。黃會(huì )林指導的碩士、博士、博士后超過(guò)170名,不少已成長(cháng)為北京師范大學(xué)等全國高校的教學(xué)中堅力量和各領(lǐng)域突出人才。

黃會(huì )林的早期博士之一、上海戲劇學(xué)院教授厲震林曾回憶:入學(xué)報到,黃老師首次約見(jiàn)我們是在一個(gè)夜晚,黃老師開(kāi)頭第一句就提出教育理念:“學(xué)做人,學(xué)藝術(shù)?!彼f(shuō),首先要做一個(gè)好人,然后再做一個(gè)好藝術(shù)工作者。首次聆訓,醍醐灌頂,“學(xué)做人,學(xué)藝術(shù)”也就成為厲震林的人生座右銘。

成為博士生導師至今,黃會(huì )林密密麻麻地批改了所有學(xué)生的博士論文。央視著(zhù)名播音員海霞在就讀期間,又帶孩子、又上晚班,黃會(huì )林對她說(shuō):“做什么事就得有做什么事的樣子,你播新聞,就得是新聞的要求,你寫(xiě)論文,就得有論文的樣子。做學(xué)問(wèn),差一點(diǎn)都不行?!?/P>

若干年后,海霞依然歷歷在目:“一個(gè)手扶著(zhù)眼鏡、滿(mǎn)頭白發(fā)的老太太,坐在狹小客廳的老沙發(fā)上,低著(zhù)頭,一字一句幫我改論文,一點(diǎn)一點(diǎn)給我提問(wèn)題?!?/P>

黃會(huì )林對學(xué)生的愛(ài)和鞭策是終身的。1994年,黃會(huì )林到大連出差,當地一位已經(jīng)在大學(xué)任教、頗具成績(jì)的博士弟子正在猶豫是否接受另一所大學(xué)邀請擔任重要職務(wù)。黃會(huì )林鼓勵的言辭委婉卻極具說(shuō)服力:“我都70多歲了,還未想過(guò)休息放松呢,你還沒(méi)到40,就想著(zhù)散淡人生了?那可不行!你不是總在思考教育的多樣性和可能性嗎?做了院長(cháng),是不是會(huì )有更多的學(xué)生能因之受益?”

…………

2024年2月21日,黃會(huì )林90歲生日那天,她的博士生、著(zhù)名文化學(xué)者于丹說(shuō):“黃先生是我發(fā)自?xún)刃某缇吹目?。?0壽誕的時(shí)候,很多人回顧自己的輝煌歷史,看見(jiàn)的只是生命長(cháng)度的積淀。但是,黃先生還有她的生命寬度。如果用水流來(lái)形容一生,那黃先生不是一條溪流,而是一條寬闊浩蕩的大河?!?/P>

《中國教育報》2024年05月21日第4版 

0 0 0 0
分享到:

相關(guān)閱讀

最新發(fā)布
熱門(mén)標簽
點(diǎn)擊排行
熱點(diǎn)推薦

工信部備案號:京ICP備05071141號

互聯(lián)網(wǎng)新聞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 10120170024

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(wǎng)版權所有,未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

Copyright@2000-2022 www.212o0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公網(wǎng)安備 11010802025840號